身披黑袍的金萝卜

也许是一个画风不太对的段子手。

辣鸡指绘预警。
【指绘侧面练习】

在被一气动山河的边缘放飞自我orz。
呜呜呜我爱一页书!(破音)

【铁三角同人】雨村记事(1)

【铁三角同人】雨村记事(1)

(一)

  这几天的福建正到雨季,雨村更是整天下雨,我基本都宅在我的躺椅上,摇着扇子泡着脚,安详地看着门口雨帘数雨滴,感觉可以随时去世了。

  这天闷油瓶八成又进山了,胖子一脸神秘地对我招招手:“老吴啊,咱在这儿这么闲着可不行,胖爷我还他妈宝刀未老呢,敢不敢跟你胖爷我出来刺激一把?”

  我看他那一脸猥琐样儿,心说你他妈这么大年纪了还找刺激:“门口王姐还是村头夜总会?您说一声我保证不告诉小哥。”

  胖子“切”了一声,不屑道:“你胖爷我在你心里的形象就这么下流?告诉你,这事我已经知会了瓶仔,你要是来,今儿就是咱铁三角重出江湖的时候。”

  我内心一声卧槽,紧接着想起闷油瓶这几天老在山里转悠:“别是小哥在山里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又他娘的要下斗?

胖子叹口气:“咱爷们儿说了金盆洗手就他娘的立地成佛,再说下斗这事刺激个毛线,跟着您老人家啥惊险没遇着过?”

我松了一口气,但总觉得事情还有些不对。我狐疑地看着胖子:“你他娘的没哄我吧?”

胖子无奈道:“没有,真没有,我和小哥都参与的事情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保证坑不到你老人家,去不去,给句准话,小哥外面等着呢。”

我心说就因为你参与老子心里才不安生。我想了想,把脚从热水盆里拿出来:“走着。”

 

(二)

我和胖子披上雨披走出来,看到闷油瓶撑着雨伞站在门外。我有点疑惑,看他这样子不像是要进山。

这人现在的话还是少的出奇(虽然我已经习惯了),哪怕和我们住一起都神龙不见首尾,我跟过几次他,最终也是没有结果。一是小哥的速度和警觉性真不是我能比的上的,二是这么多年来我已经看淡了许多,他能够大多数时间内按时回来吃饭睡觉我也就没太大的执念去搞清楚他在做什么。

 可能就像胖子说的,人安谧太久就想找点刺激,刚刚我只是被胖子勾起了一丝拉的兴趣,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闷油瓶站在那儿我的好奇心一下子就起来了,妈的,能让他出马的事情真是太少太少了。

 我拍拍胖子的肩膀:“胖爷,您看我都跟着您出来了,总得告诉我这回咱们目的地是哪儿啊?”

 胖子一笑道:“跟我来。”

  

 一分钟后,我们拐到了隔壁大婶家的后墙,胖子给我们详细讲述了他的计划。

我哭笑不得,扶额道:“王胖子你能耐了,死人东西不要改偷活人东西了?你诳我出来就他妈为了偷只鸡?”

  胖子义正言辞道:“说什么偷,胖爷我这是来收电话费。”

  这事我倒是知道,我们有时候回北京回杭州屋里没人,这大婶经常趁着我们不在来打长途,然后每次结电话费胖子都心疼的骂娘。平时她也老占我们小便宜,胖子和她吵过几次,算是结下了梁子。她家的鸡都是散养,经常在我们屋子里遛弯,一看就特健康特绿色,恐怕胖子眼馋它们许久了。

 我道:“这是真他妈刺激,被发现我们可就别想在这村里混下去了。”我们修公路搞投资换来的好感度可不能毁于一旦。

 胖子说:“你听我的,胖爷我今晚给你们炖鸡汤,配上我前几天网购的香菇,来不来?”

 我看了眼闷油瓶,感情一碗鸡汤就能把他忽悠过来,不知道是我低估了王胖子还是高估了张起灵。

 想了想胖子的手艺和鸡汤的鲜美,再想想在大婶天赋骂街技能下饱受欺凌的我们,我斩钉截铁道:“保证完成任务。”

 

(三)

  胖子说他交给我的任务很简单,就是牵制住前院那条从来不栓的大黑狗。

对付粽子不太行,对付狗我倒是一点也不怂。接触了小满哥那样的狗子之后,你会觉得这世界上其他的狗大多数都蠢萌蠢萌的。

我绕到前院,摸出刚刚胖子塞给我的肉干——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掏出来的,对着大黑吹了声口哨。

五分钟后,我收到胖子“任务完成”的短信,把肉干扔给口水流了满地的大黑,施施然溜达回家。

回去后我就看到依旧一脸冷漠的闷油瓶在洗手,胖子正在给鸡放血。用胖子的话说他经历一番恶战之后小哥及时出手扼住了母鸡命运的咽喉。我掸掉胖子肩膀上的鸡毛,已经脑补出当时大概是个什么情景,努力了半天才没笑出声:“不是宝刀未老吗老哥,怎么连只小母鸡都搞不定。”

胖子瞪我一眼,恼羞成怒道:“首先不是一只小母鸡而是三只母的一只公的,胖爷我这是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其次你的晚饭可包在胖爷我身上着呢,再多说一句这价值千元的鸡就没你的。”

我“操”了一声,疑惑道:“这又不是灵芝人参喂出来的鸡还价值千元,你他妈就满嘴跑火车吧你。”

胖子道:“这你就不懂了吧,胖爷我可是一个具有伟大情怀和高尚情操的共产主义接班人,虽然隔壁老太人不太行,但她家小孙女今年也要上大学了,这都是祖国现在的花骨朵和未来的栋梁,苦谁也不能苦孩子不是。”

我翻了个白眼,心说妈的做好事还把自己整的那么猥琐,八成是在隔壁看见啥了临时起意做慈善。不过这样总归是件好事,我也不反对,就是越发想烧掉新月饭店的那破账本。

我又取出我心爱的脚盆,往里面倒满热水,然后继续躺在我的躺椅上。泡脚的幸福感实在是太强大,在胖子的絮叨声中我都忍不住睡眼朦胧。

将睡未睡间,胖子在厨房的声音隐隐约约,闷油瓶也靠在他的躺椅上看雨,我忽然觉得,这他妈的才叫生活。

 

(四)

  我是被胖子摇醒的。

  胖子说:“真他妈的是个祖宗,我就是个老妈子的命。小三爷哎,请您上座。”

  我还有点不太清醒,有气无力道:“那行明天我做饭,您要是不嫌弃我我就一三五您来二四六。”

  胖子说得了吧你,礼拜天你是指望小哥做饭还是准备带着哥仨饿死。

  我笑笑,隐约闻到了鸡汤的香味儿。

大概我的嗅觉还没有完全失去,这样也挺不错的。

闷油瓶已经坐在饭桌前,我走到他身边坐下:“胖子我跟你说,你做饭我是真的服,不输楼外楼里那些个厨师。”

胖子得意道:“那是,胖爷我可是万里挑一的十佳好男人,而十佳好男人的第三条纲领那必须是厨艺。”说着他招呼我们把碗拿过去盛汤,嘴里念念有词道:“今晚吃鸡,大吉大利。”

 

 

————————分割线————————

1.    爆肝,没改,求不喷。

2.这沙雕文我竟然还想更第二弹。时间不定,随机掉落。

3.失忆作者我不太记得吴邪的设定里是否包括“很会做饭”。

4.我猜上条三叔也不记得。

5.我没杀过鸡,杀鸡流程是百度的,据说要先拔掉一部分毛才能放血。

6.我觉得谁能嫁给胖爷这样的男人是真的幸福啊。


我放弃这个脑洞
云看新剧的我
突然发觉
这完全不用我扒……

太平先生都把小天骄带出来玩了⊙ω⊙
年轻的意先生还远吗

如果老意出事就杀太平……饼干祭天

最后我想问

为什么朝天骄和御宇天骄都是黑波浪
老意白长直就算了
怎么小天骄的发色辣么可爱ớ ₃ờ

ITACHI.
【辣鸡指绘预警】

P1是《兵甲龙痕》拂樱啊不是凯旋侯和枫岫大型撕逼现场口白部分摘录。
P2——P4是《龙战八荒》第九集枫岫假装黑化和拂樱大型吵架现场口白摘录。
对比感受一下。

真相是假,假象是真。

【最后口白摘录是我一个字一个字敲的,虽然很短但也不是很轻松。有要用的道友跟我说一声就好啦√】

成都博物馆。随手拍系列。
本来只是抱着可能会看到布袋戏的心态去的,没想到真的会有……很开心。
真的是很开心,不知道为什么。
差点哭出来那种。
就像是心里的牵挂终于有了一个着落。
它在传统文化宝藏里占有一席之地,它的发展与时俱进。
它一直在那里。

存个脑洞……
这几天补到《龙战八荒》非常想嗑鸦太cp
然后百度一下……真的,编剧,除了刀能给点别的么
(编剧:都仙山he了你还想要啥!)

【指绘……果然我还是放弃手叭】
#意琦行六周年生贺#
来也狂也去也超尘,拂尘扫妖氛,一剑荡乾坤。
侠行人间春秋几轮,山瀑洗征尘,天地淬初心。

新的一年也要继续爱老意!
希望大剑宿平安退隐,浮沉六年,再续逍遥!

P1:我是老意真爱粉!真的!
【图是我做的,字体来自艺术字在线生成器】
P2:粉证自燃了怎么办在线等急←_←
明天意琦行出场六周年……来着。
不哉为什么就是想唱《醉寒江》。
【以下非常不标准·闽南语示范】
Hong萧萧~gan落dian外孤标~瑰意ki行路迢迢~

……沙雕脑洞使人快乐。

《龙战八荒》第九集部分口白摘录【枫岫拂樱大型吵架飙戏现场】

《龙战八荒》第九集
部分口白摘录
【影帝同台飙戏现场。枫岫最后那句话……真的是说给自己听。看这一段文戏早已被剧透的我内心一片emmm……我觉得拂樱是真心为枫岫心痛,但凯旋侯不是。虽然明明是一个人……可奈何真相是假。在樱花恢复侯的身份后,也许只有在面对小免时、去牢狱探望枫岫时、为枫岫画像时的侯能让人看到樱花的影子。或许在入狱后看到枫岫留字时的那个侯才是完整的一个人……是身为枫岫挚友的凯旋侯。】:

【枫岫主人与拂樱斋主割席断义】
拂樱(吟诗号):“娇兰傲梅世人赏,却少幽芬暗里藏。不看百花共争艳,独爱疏樱一枝香。”
枫岫:“你来的分秒不差,我正泡好一壶茶。坐吧。”
拂樱:“害死素还真的人,是你。”
枫岫:“然也。”
拂樱:“与佛业双身合作的人,也是你。”
枫岫:“没错。”
拂樱:“数日不见,你真是判若两人。”
枫岫:“好友可有兴趣加入?”
拂樱:“你的良心道德何在?”
枫岫:“没有用的东西,当然是丢弃了。”
拂樱:“这句回答,真是令拂樱痛心疾首。”
枫岫:“相信以后,你会有更多痛心疾首的机会。”
拂樱:“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助纣为虐不是你的作风。”
枫岫:“人嘛,总是具有无数面相。你所熟悉的我,只不过是其中一面而已。”
拂樱:“我相信我的判断。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说出来,让我帮助你。”
枫岫:“看来我对你认识也不深,不知你竟然如此自以为是。”
拂樱:“什么意思?”
枫岫:“我没任何苦衷,也没任何为难,毋需你的帮助。”
拂樱:“枫岫!你!”
枫岫:“我所做的一切,皆是心甘情愿。这是我选择的路,绝不会后悔。”
拂樱:“我不能明白,你若帮助佛业双身,不怕引起天下大乱吗!?”
枫岫:“天下大乱,乱不至我。那又何妨!只要挡在我面前的阻碍,我会不惜代价将它铲除。吾的目标只有一个,它是如此伟大而崇高,为了达成那个目标,其他任何事物,我将会毫不留情地舍弃。”
拂樱:“好友!”
枫岫:“包括这两个字,从今以后将湮没尘埃。陌生人也好,敌人也无所谓,我们的交情就到此为止。”
拂樱:“唉,你真要如此执迷不悟?”
枫岫:“你眼中的沉沦,却是我的升华。我们只是走在不同的路上,仅此而已。”
拂樱(上前揪住枫岫的衣领):“你以为我会同意?”
枫岫:“嗯?”
拂樱:“绝交,没那么简单!”
枫岫:“是吗?”
拂樱:“我不会眼睁睁看你走入歧途。”
枫岫:“那又怎样?”
拂樱:“我会不计一切代价阻止你!”
枫岫:“连命都可以赔上吗?”
【拂樱震惊不语】
枫岫(甩开拂樱的手):“哈哈哈哈哈哈。我已经有了觉悟。你呢?”
拂樱:“下一回见面,就是兵戎相见的时候吧。也好,我们从未真正较量过。我会期待……我很期待!哈哈哈哈……”
枫岫(注视着拂樱离去的背影):“坚守无谓的正义与情感,你,注定是输。”
【枫岫转身离去,席断茶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