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披黑袍的金萝卜

也许是一个画风不太对的段子手。

ITACHI.
【辣鸡指绘预警】

P1是《兵甲龙痕》拂樱啊不是凯旋侯和枫岫大型撕逼现场口白部分摘录。
P2——P4是《龙战八荒》第九集枫岫假装黑化和拂樱大型吵架现场口白摘录。
对比感受一下。

真相是假,假象是真。

【最后口白摘录是我一个字一个字敲的,虽然很短但也不是很轻松。有要用的道友跟我说一声就好啦√】

成都博物馆。随手拍系列。
本来只是抱着可能会看到布袋戏的心态去的,没想到真的会有……很开心。
真的是很开心,不知道为什么。
差点哭出来那种。
就像是心里的牵挂终于有了一个着落。
它在传统文化宝藏里占有一席之地,它的发展与时俱进。
它一直在那里。

存个脑洞……
这几天补到《龙战八荒》非常想嗑鸦太cp
然后百度一下……真的,编剧,除了刀能给点别的么
(编剧:都仙山he了你还想要啥!)

【指绘……果然我还是放弃手叭】
#意琦行六周年生贺#
来也狂也去也超尘,拂尘扫妖氛,一剑荡乾坤。
侠行人间春秋几轮,山瀑洗征尘,天地淬初心。

新的一年也要继续爱老意!
希望大剑宿平安退隐,浮沉六年,再续逍遥!

P1:我是老意真爱粉!真的!
【图是我做的,字体来自艺术字在线生成器】
P2:粉证自燃了怎么办在线等急←_←
明天意琦行出场六周年……来着。
不哉为什么就是想唱《醉寒江》。
【以下非常不标准·闽南语示范】
Hong萧萧~gan落dian外孤标~瑰意ki行路迢迢~

……沙雕脑洞使人快乐。

《龙战八荒》第九集部分口白摘录【枫岫拂樱大型吵架飙戏现场】

《龙战八荒》第九集
部分口白摘录
【影帝同台飙戏现场。枫岫最后那句话……真的是说给自己听。看这一段文戏早已被剧透的我内心一片emmm……我觉得拂樱是真心为枫岫心痛,但凯旋侯不是。虽然明明是一个人……可奈何真相是假。在樱花恢复侯的身份后,也许只有在面对小免时、去牢狱探望枫岫时、为枫岫画像时的侯能让人看到樱花的影子。或许在入狱后看到枫岫留字时的那个侯才是完整的一个人……是身为枫岫挚友的凯旋侯。】:

【枫岫主人与拂樱斋主割席断义】
拂樱(吟诗号):“娇兰傲梅世人赏,却少幽芬暗里藏。不看百花共争艳,独爱疏樱一枝香。”
枫岫:“你来的分秒不差,我正泡好一壶茶。坐吧。”
拂樱:“害死素还真的人,是你。”
枫岫:“然也。”
拂樱:“与佛业双身合作的人,也是你。”
枫岫:“没错。”
拂樱:“数日不见,你真是判若两人。”
枫岫:“好友可有兴趣加入?”
拂樱:“你的良心道德何在?”
枫岫:“没有用的东西,当然是丢弃了。”
拂樱:“这句回答,真是令拂樱痛心疾首。”
枫岫:“相信以后,你会有更多痛心疾首的机会。”
拂樱:“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助纣为虐不是你的作风。”
枫岫:“人嘛,总是具有无数面相。你所熟悉的我,只不过是其中一面而已。”
拂樱:“我相信我的判断。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说出来,让我帮助你。”
枫岫:“看来我对你认识也不深,不知你竟然如此自以为是。”
拂樱:“什么意思?”
枫岫:“我没任何苦衷,也没任何为难,毋需你的帮助。”
拂樱:“枫岫!你!”
枫岫:“我所做的一切,皆是心甘情愿。这是我选择的路,绝不会后悔。”
拂樱:“我不能明白,你若帮助佛业双身,不怕引起天下大乱吗!?”
枫岫:“天下大乱,乱不至我。那又何妨!只要挡在我面前的阻碍,我会不惜代价将它铲除。吾的目标只有一个,它是如此伟大而崇高,为了达成那个目标,其他任何事物,我将会毫不留情地舍弃。”
拂樱:“好友!”
枫岫:“包括这两个字,从今以后将湮没尘埃。陌生人也好,敌人也无所谓,我们的交情就到此为止。”
拂樱:“唉,你真要如此执迷不悟?”
枫岫:“你眼中的沉沦,却是我的升华。我们只是走在不同的路上,仅此而已。”
拂樱(上前揪住枫岫的衣领):“你以为我会同意?”
枫岫:“嗯?”
拂樱:“绝交,没那么简单!”
枫岫:“是吗?”
拂樱:“我不会眼睁睁看你走入歧途。”
枫岫:“那又怎样?”
拂樱:“我会不计一切代价阻止你!”
枫岫:“连命都可以赔上吗?”
【拂樱震惊不语】
枫岫(甩开拂樱的手):“哈哈哈哈哈哈。我已经有了觉悟。你呢?”
拂樱:“下一回见面,就是兵戎相见的时候吧。也好,我们从未真正较量过。我会期待……我很期待!哈哈哈哈……”
枫岫(注视着拂樱离去的背影):“坚守无谓的正义与情感,你,注定是输。”
【枫岫转身离去,席断茶倾】

沉迷于P沙雕表情包
(对我又双叒叕改了一组天地人法表情包)
以下
修仙辟谷玉逍遥
相貌平平无神论
热心善良非常君
温柔和蔼君奉天
【我已经在被向天借剑的边缘起飞了XD】

《龙战八荒》第二集部分口白摘录

《龙战八荒》第二集部分口白摘录:

(手机不好的一点就是……摘录口白太累人了www)
武君……在我心里他就是英雄。
一个被历史杀死的英雄。

——————————————————

口白摘录【文戏五分钟,整理半小时】:

(君曼睩请求素还真为《天都兴亡录》背书)

君曼睩:“武君身亡了。”

素还真:“对不住。”

君曼睩:“这与你无关。”

素还真:“本是素某该前往致意,无奈诸事缠身。”

君曼睩:“你的责任重大,曼睩此番打扰已是不该。但这件事情,我非常需要你。”

素还真:“武君多次帮助素某,他之仇,素某铭刻在心。”

君曼睩:“不用了。武君一身罪孽,以死偿还已是轻了。反而,我要为他多谢你。”

素还真:“素某无回报武君之恩,何来感谢?”

君曼睩:“因为你,才让他在人生最后的这段时间,有机会能弥补自己铸下的大错。这两本《天都兴亡录》,是我参考了天都与民间的史料所著,里面是最真实的武君罗喉。无论是他的功绩,或者是他的罪过。”

素还真:“这就是真实的历史?”

君曼睩:“素还真,我想问你,为何一个曾经义无反顾为着人民的人,却落得丑恶与破败的名声?是谁让暴君诞生?是罗喉自己,或者他的子民?”

素还真:“他的疯狂来自于背叛,他的偏激来自愤怒。但他,终究选择了最错误的方式,用伤害别人来防止被别人伤害。”

君曼睩:“现在的天下人,又是如何来断定罗喉这个人?庆幸他的死亡,或者哀怜他的陨落?我想借用你的名字,为这两本著作背书。有了素还真的认同,才会让这两本书不会遗失在历史的洪流。”

素还真:“可以呀。(签名)君姑娘,今后你欲往何方?”

君曼睩:“深山远避,然后将这两本书传颂于世。”

素还真:“有任何需要,随时可来找寻素某。”

君曼睩:“嗯。雨停了。素还真,君曼睩告辞。”

素还真:“让素某送你一程。”

君曼睩:“不用了。他算是英雄吗?”

素还真:“这个问题,每一个人心中的答案,不同。”

君曼睩:“嗯。”

妖道角甲:“听说罗喉被佛业双身杀死了。”

妖道角乙:“哈哈哈,这就叫狗咬狗,猴咬猴。可惜没顺便咬死那个佛业双身。这种破坏武林的败类,最好就是自己咬死自己,别来破坏我们安宁的生活!”

妖道角甲:“没错没错,罗喉死了,回去放鞭炮庆祝!”

寄仙山【一、一留衣篇】

寄仙山【一、一留衣篇】

《寄仙山》系列……
补一下我的想法……
大概就是以人物/CP为主题……
主要是仙山角色……算是了却我的遗憾吧。
——————————————————

意琦行:“兄弟,吾来看你了。”
一留衣:“来就来吧,你每月都来,吾都要厌烦你那张没有表情的脸了。”
意琦行:“兄弟,陪吾喝一杯如何?”
一留衣:“好好好,难得大剑宿要求一醉,一留衣当然奉陪!”
意琦行:“如今中原邪染,吾携春秋,义不容辞。吾再入武林的日子还是来了。”
一留衣:“负剑补天裂,是你的责任,更是七修的骄傲。大剑宿此去,可不要失了七修之首的颜面。”
意琦行:“绮罗生退隐在时间城,那里很是安谧,想来武林诸事也不会烦扰他,你大可放心。”
一留衣:“吾向来放心他。只是你,唉……该退则退,不要冒进,不要轻信他人……吾可真是为你担忧啊。吾听说一种名为‘千日甘’的酒,你合该请吾一壶,补偿吾之忧心。”
意琦行:“今日之后,怕不能再按时来见兄弟。执酒当别,吾敬兄弟。”
  意琦行举酒浇地,再自饮一杯:“待吾弭平战火,再来与兄弟畅饮!”
一留衣:“哈哈,这才是我们的大剑宿啊。那吾等你,为吾带来胜利的喜讯!”
  意琦行转身离去,袍袖飞扬。
  一留衣含笑注视,叹道:“也不知他下次会不会给我带千日甘……”